当前位置:首页 > 股票资讯 - 正文

「亚投行创始成员名单」22位投资者认为“ofo否决权”背后的每个人都有一个“幽灵”

否决权,幽灵,投资者,背后,一个,个人,ofo时间:2021-04-13 14:25:47浏览:180
后台-插件-广告管理-内容页头部广告位(手机)

昨日下午,互联网巨头马、在其朋友圈发消息评论ofo事件,再次将舆论焦点转向一票否决。作为ofo竞争对手mobike的大股东,马指出,ofo事件的核心原因是否决权。就在昨晚凌晨,蚂蚁金服陈亮给朋友圈发消息说小马在玩节奏,否认阿里有ofo的否决权。那么投资者如何看待这场争议呢?

从昨晚开始,中国投资网共采访了22位投资者,其中有参与ofo的,也有投资知名风投、数十亿基金、垂直行业的。我们问了投资者三个问题:

1.ofo事件的核心原因被一些互联网巨头定性为一票否决。作为一名投资者,你对此有何看法?

2.你投的项目有没有因为否决权的问题?

3.关于投资者和企业家的决策权,你还有什么想说的?

以下是22位投资者的意见,享受:

1.1.ofo事件的核心原因被定性为(一些互联网大佬)一票否决。作为一名投资者,你对此有何看法?

@ofo后期投资人:首先,滴滴作为较早进入的机构,拥有一票否决权,而阿里没有(虽然有媒体报道阿里后期也获得了一票否决权,其实他没有)。所以,自从阿里进入ofo项目后,就和戴巍有些过节。

其次,双方接连发生一些商业纠纷,导致阿里与ofo的矛盾激化。对于媒体声称的阿里投资金额,我们一直持怀疑态度。阿里最后给的钱肯定是不够的,直接导致了ofo资金链的快速断裂。

最后,对于戴巍和他的创始团队来说,作为富二代和官员,他们有天然的优势。也是因为团队的高心,我们接触到的时候会感受到他的浮躁。“想干就干大事”,这是他给我最直观的感受。所以他会拒绝和mobike合并,拒绝被收购,拒绝很多会让生意变小的招数。这也是ofo走到今天的一个重要原因。

@曾参与ofo项目的投资人。1:关于否决权问题,我觉得ofo的死可能有这个关系,但绝不是根本原因。我认为这是因为管理和运营的问题。放自行车太多,管理不善,成本高。盈利模式不清楚。

@曾参与ofo项目的投资人。2:他(马·)其实称创始人为白痴,不与摩贝克合并是根本失败原因。

@明川资本创始合伙人王秋乐:【小马和凌雪误导大家!]确实投资人有很大的否决权!你看,硅谷的VC有这样的条款。关键是你不能引入利益不同的敌对方作为投资人。因为利益的不一致,否决必然会发生,必然会“非常不专业”地发生。也就是说,不要因为小马误导投资人而拒绝投资人的合法权利。否决权是必要的合法权利!这个我主要纠正一下!纠正别人的错误观点。否则,不懂做生意的企业家和投资者会错误地拒绝我们的权利。

@一位VC投资人:相比小马和李学凌,我知道的不多。个人觉得他们说的一票否决的核心应该是指戴巍手里的一票否决。这可能是委婉的批评。戴巍的固执和独断专行,导致很多决定无法推广实施。大家可能会后悔当初不应该给戴巍否决权,而不是说不应该给投资者否决权。

@ Innolux天使基金合伙人王晟:简单来说就是否决权,我觉得是片面的。不能说不是因为否决权,但是如果没有这么复杂的否决权和决策程序,如果一方能够制止,很多事情可能会不同。本质上是商业模式的问题,也就是这件事在逻辑上是否成立。

@海源资本创始人孙松庭:ofo事件的核心是盈利模式有问题。在项目被资本追捧的前两年,有种资本诞生的感觉,甚至把客户的存款作为挪用的“收入”。作为典型的二级市场概念炒作套路,近年来也成为一级市场的资本套路。在前几轮中,机构已经获利,甚至在高位套现。现在,他们陷入的无非是接管战略投资。

@宏泰基金副总裁宋楠:我觉得ofo的问题只是定性为一票否决,有点片面。目前我们说的是如何理解资本和企业家的关系。资本的目标是锁定利润,创造更好的利润。它的心态自然和创业者不一样。在中国,人民币结构的公司由股东会治理,遵循公司法中的同股同权原则。事实上,即使任何股东没有否决权,在一些问题上坚持自己的观点也会导致一些问题。

@春建资本合伙人陈庆森:我同意这个说法。企业的命运有很多,有的项目失败了,有的被收购了,有的自主发展,做大做强了。OFO的失败可以避免。即使这个项目本身的业务出现问题,没有办法盈利,没有办法走第三条路,独立做大做强,但是在哪个节点上他们有选择,只要有人愿意接手,各方都可以退出。但有时候因为一方特别敏感,或者把自己的利益放在第一位,在集体利益之前,往往很难达成共识,会出现决策冲突、拖延等问题。所以通常一个企业只有一个人可以说了算。如果很多党派都有否决权,当出现分歧时,谁会听他们的?最后没人说什么,没人听,白白错过软着陆的机会。

@联兴资本创始人张:要说否决权,必须找到背后的原因。有些项目可能对一些钱不满意,或者对一些机构没感觉。这要看创业者想要什么样的钱。如果企业家向战略投资机构要钱,那一定是处于劣势。从战争投资组织的角度来看,它具有战略目的,不排除竞争对手出于战略安排的合并。以前有过很多这样的例子。从创业者的角度来说,在设定否决权的时候,一定要列出未来使用一票否决权的所有可能性,尽量把自己的损失降到最低。

@英东资本投资人:否决权是直接原因。根本原因是ofo背后的大佬们都没有在游戏中达成共识。ofo背后牵扯了太多复杂的力量。小的是蚂蚁,美国,上面的是阿里,腾讯。诸神战斗。大卫基本不可能主宰自己的命运。

@郭进投资人:不要只说否决权,要问为什么有人要否决。不要说抑郁症自杀,问问自己为什么会得抑郁症。

@一家VC投资机构的创始合伙人:世界上最著名的拥有五项否决权的机构是联合国安理会,历史证明,重大决策往往无法达成一致。虽然否决权是一个常见的保护条款,但在现实世界中,由于股东的利益不同,一旦出现分歧,过度滥用这一权利可能导致整个决策机制的失败,最终损害整体利益。Ofo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。

@ A head PE机构投资者:从投资者的角度来看,被投资企业有话语权是必要的,但在对企业使用否决权或施加影响时,应视为投资后服务的一部分,本质上是为了企业的长远发展。只有保证了企业的长远发展,投资人的钱才不会浪费。

@一个100亿的基金投资人:这是企业在融资过程中丧失话语权,创始人对企业经营不负责任的表现。董事会的稳定运行对企业非常重要。董事会的议事程序和会议内容也是尽职调查的内容之一。创始人必须提前知道多个股东的否决权造成的后果,所以创始人承担很大责任。同时,企业同意这样的融资条款,也说明在融资过程中处于劣势,没有发言权。

@某VC机构合伙人:我觉得否决权只是一个表面问题,核心是管理团队的做事方式是否正确。投资不要过度干预操作,但是如果偏差太大,否决权的驱动其实是无奈的,最终双方都有可能输!

@一家VC机构的创始人:表面是否决权,其实反映了投资人和创始人之间无法弥补的差距。原因不是否决权,而是戴卫自身的管理能力、战略架构和高昂的胸怀,把手中的好牌砸得粉碎。

@大文化产业投资人:否决权不是关键问题,关键是公司基本面有问题。公司发展好了,没有否决权大家都开心。

@硬件技术投资人:不能只当是否决权问题,核心是企业发展不正常,资本和运营不匹配。说白了,创业行业自然是高风险的,这并不奇怪,但是ofo从繁荣到衰落的过程太戏剧化了。目前,国内风险投资行业的所有通病都在很短的时间内出现在ofo上。

@某知名VC机构投资者:集团决策不一定是好事。每个人都有一票否决权,每个人都说不算。大家从自己的利益出发一票否决,结果就是鸡毛遍地。不过,自己得到的消息不一定是马。

@某总行高级合伙人:ofo事件本质还是业务问题,否决权只是一个表象。

@某投资机构创始合伙人:我觉得有关系。理论上,其实是不合理的。

2。在你投的项目中,有没有因为否决权的问题?

@ Innolux天使基金合伙人王晟:我们还没有遇到这种问题,但是会发生的。投资者和创业者或者股东之间,或者在一些事情上,总会有不同的看法和不同的判断。这时候每个人的视角不同,对行业的认知不同,对公司现状的了解也不同,所以认知也不同。但是有时候很难分辨谁对谁错。每个人的思维方式都不一样,但只要大家站在公司发展的角度来看,我觉得这个出发点和理由都没有问题。

@海源资本创始人孙松庭:近年来,海源投资每年都有清算项目,但最终在消费市场出现了延迟的情况,影响了后续的资本运作,而不是董事会或股东大会的控制权或否决权。

@某VC机构合伙人:目前我们投资的企业只有一个项目行使了否决权,决策侵犯了投资者的基本利益。

@鸿泰基金副总裁宋楠:目前在我们的项目中,金融投资者一般不会专门问一票否决到底要落实到什么程度。我们会把资本和企业家的关系表达的更清楚。资本其实是一种衍生品,依附于创业,只能长期陪伴创业者。它是朋友,也是工具。

@春建资本合伙人陈庆森:不是,因为我们把创始人的方向放在第一位。我们一直认为创始人是企业的第一责任人。他们抓着方向盘,而我们是坐在副驾驶上的人。我们可以一起讨论,分析清楚问题,了解利害关系,确保创始人明白这些选择对各方意味着什么。我们把最终的决策权交给创始人。

@海源资本创始人孙松庭:投资人一般都是起到副驾驶的作用,很少和管理团队抢方向盘。风险投资的对接毕竟是聪明钱找行业最专业团队的过程。然而,与风险投资机构不同,产业投资者更多的是基于自己未来的战略考虑和后续运营的协调。参与公司的方向在于未来的业务控制或财务整合,寻求对参与企业的战略、运营、财务、人事、管理和文化的最大影响或控制。从这个角度来说,权利(否决权)根本说不上来,重要但不关键,关键在于战略匹配和业务协调。

@某机构创始合伙人:我们的投资项目也有类似的条款,但这种情况还没有发生。我觉得个性太强的创始人还是很少的,大部分都是从企业利益和企业未来发展的角度考虑的。只要合同写的好,就看哪一方强。

@一位VC投资人:我们的投资主要是前期投资。一般前期不会出现一票否决相关的麻烦。

@一位PE机构投资者负责人:是的。在看中一个项目之前,估值和融资条件谈得很好,但是对方创始人在否决上犹豫不决,几乎因为这个项目而做不到。后来经过谈判,在设定否决前提条件的基础上,双方开诚布公,最终投资成功。

@郭进投资人:有争议,但都可以解决。大家都是为了企业好。谁想故意送死?

@某机构创始合伙人:我们的投资项目也有类似的条款,但这种情况还没有发生。我觉得个性太强的创始人还是少数,大部分还是考虑企业的利益,考虑企业的未来发展。只要合同写的好,就看哪一方强。

@某风投投资机构负责人创始合伙人:在我们投资的项目中,会遇到很多利益诉求不一致导致的利益冲突,但基本上各方都可以通过良好的沟通在大方向达成一致,目前没有因为否决权而出现问题的项目。

@曾参与ofo项目全面调整的投资人1:被投资项目不存在决策权问题。

@某总行高级合伙人:有。

@某知名风投机构投资者:不是

@文化产业大投资人:不是

@硬件技术投资人:没有

@一个100亿的基金投资人:没有

@英东资本投资人:还没有。

3。关于投资者和企业家的决策权,你还有什么想说的?

@鸿泰基金副总裁宋楠:公司是个小机构。理论上,使用更民主的董事会进行治理是公平的。否则,所有企业家都做决定,对投资者不公平;如果投资者做决策,对创业者是不公平的。其中,核心问题是讨论如何组建董事会比如何投票更重要。

@ Innolux天使基金合伙人王晟:我觉得创业者和投资者的关系并不简单。你给钱,你就成了我的股东。企业家和投资者必须相互欣赏和支持。我认为最好的企业家和最好的投资者会形成非常好的沟通和友谊。他们充满智慧的对抗游戏,拥抱共同的理想和目标。这样才能做好公司。

@郭进投资人:决策机制的设计一直是个难题。如何看待人类民主机制的设计?美国还是可以关闭政府的。区块链可能解决民主问题?似乎更有想象力。

@英东资本投资人:一个好的决策机制一定程度上会避免一些坑,但不能保证项目成功。另一方面,即使ofo的决策权没有问题,只要背后的势力没有达成共识,其他地方肯定会有问题。这个局太复杂了,大家都忘了公司的初衷。所以投资的时候,人和权力是分配的,价值观和眼光是不能忽视的。

@大文化产业投资人:我们是一个对创业者高度友好的基金,但是创业者应该在业务上更加成熟,尊重投资人的合理权利。归根结底还是要把公司经营好,自强不息才是万强!

@机构创始合伙人:一般来说,投资者不会过度干预被投资企业的具体工作,除非他们做出非常非常重要的决策。毕竟,这通常是风险投资,而不是M&A投资。

@一位风投掌门人:在ofo的故事中,更多的问题可能在于战略方与创始人的意见冲突。在我看来,如果董事会每个人都有否决权,那就真的什么也做不了。

@某风投投资机构负责人创始合伙人:一旦投资涉及否决权,建议投资者和创业者充分沟通了解,严格限制否决权的适用情况和范围,或设定一定的前提条件,避免否决权成为被滥用的工具。

@ A head PE机构投资者:投资就是投资人,要相信企业的团队做出好的决策。投资者应该在投资后管理中发挥服务的作用。

@一个100亿的基金投资人:我觉得企业家还是要领导业务,因为企业家更懂运营,投资人需要金融监管、业务赋权、资本市场规划方面的帮助。

@机构创始合伙人:一般来说,投资者不会过度干预被投资企业的具体工作,除非他们做出非常非常重要的决策。毕竟,这通常是风险投资,而不是M&A投资。

@一位参与过ofo项目的投资人:投资人不要过多干涉创业者的想法,要合理帮助创业者,而不是直接否定创业者。

@某VC机构创始人:主要是给出一些建议,一起讨论,由创始人做决定。但是否决权可以起到一定的制衡作用。

@某总行高级合伙人(从事并购):每个人都是相互陪伴的,需要对公司治理结构有深入的了解。

@一家VC机构的合伙人:否决权的行使一般是因为缺乏充分的沟通和共识。不要轻易草率决定,要多沟通!


以上就是亚投行创始成员名单22位投资者认为“ofo否决权”背后的每个人都有一个“幽灵”的全部内容了,喜欢我们网站的可以继续关注天爽股票网其他的资讯!
后台-插件-广告管理-内容页底部广告位(手机)